咸鱼研磨液

【大薛】缝隙

只有人物是真的。
题目取的很随意。



-

薛之谦看向窗外面,眼神游离,北京的天起了一层白茫。看不清对面。他觉得一定有人跟拍他,他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受到监视。除了上厕所的时间,某些封闭的空间和拉上窗帘埋头睡觉的时间,毫无例外。

假如厕所没有围墙,大概连他屁股上长了几个痔疮那些人都想知道。观众即是如此,艺人如同戏子,有时实在毫无尊严和自由放纵可言。

他其实根本不在乎什么恋情曝光,不说是美名其曰照顾观众的心情,所以将所有一切的甜蜜与针锋相对藏在薄薄的窗帘布后面,看到了算你的,没看到更幸运,至少那些羞躁或冷眼的过程从不应该属于你的人生,更不至于让你心里难受,或者对外嚷嚷我们小哥哥怎么恋爱了,那个对象真差劲,还或者无知的去评价那个人是个好人坏人。

他也根本懒得看到那些。生活明明属于自己,只是扮演这个身份的时候,不得不藏起一些事实。

尤其是他的对象是个带把的,不折不扣的男人。这甚至颠覆了他自己的认知,更何况那些幻想纷纷的观众。


拂过窗帘的手摩擦出细碎的触觉,手被人抓住,整个人都带着远离窗口。没有一点儿光透得过屏障。闭上眼睛的黑暗里只能感受到对方的吐息。

脖子上落下轻柔的吻,接着又用牙关轻柔的啃咬,隐约间没有用上力的熟悉擦抵,他微微仰起脖子接受,须臾缓过来又侧过脑袋咬住对方软软的耳朵,伸着的手蜷曲着揉上对方的后脑勺,不知道自己又有没有用上力。

多半是没舍得。他在间隙里神游。


爱人时常喋喋不休,但舞台下就收起的光芒总一并吞去了表面光鲜的躁动和热情,眼神热烈都寸寸减下,更何况干涸的喉咙眼已经不愿在涌动泄出过多的笑意。

曾经是这样。但后来遇见对方。每当他们相互凝视的时候,无论台上台下,一秒就能擦起的火花告诉他,无论是逢场作戏的时候还是生活无趣的时候,我都爱你。



他属于我,与别人无关。好与坏,温柔与暴躁,都是我的。


薛之谦窥屏的时候关于自己和那人的东西都看,有一回忘记换号,一不小心点进两个人共同的tag,燃起了三波人的纷争。他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些人茬架的许多内容和理由,尽管某些理由只不过是因讨厌而强行假想的存在。他曾经十分在意,甚至感到未知的难过,纠结的眉头皱了好几天。

他的爱人在疲惫的工作间隙伸手抱抱他,摸上他肩胛骨,说你太瘦了。又说。

“您甭管他们,爱喜欢不喜欢…我爱您就好了……”

垂下的眸子对上,互相能看见对方眼里的属于自己独一份的星空。

薛之谦开始不再在意他们知道以后会怎样,就是不想被人夺取最后的自由。就好像他相信他们的未来,就像相信他们的过去,曾经有擦肩而过的时刻,却又再度相遇的注定。



现在他收回飘忽在窗帘缝隙间紧紧抿起的线条的目光和神游的脑袋,不知道刚才外面有没有一个冰冷的镜头在与之对视,总而言之也是无言。


紧闭的窗帘留下浅浅的安全感,将一丝一毫来自外界的窥视和不安稳的感官掩去,爱人的手臂环绕在腰间,吐息热热地落在测颈。

他们的头磨蹭在一块,身体也贴上,炽热的心也贴上,砰砰砰的响,最后眼神交缠。

薛之谦从他微微眯起的眼里望见温柔,还有一个美丽的影子。





像是无言的说我爱你。
而这一刻是陪伴。与所有人都无关。





就这样吧。



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36)

  1. 萧恕己咸鱼研磨液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侵删
  2. LThui咸鱼研磨液 转载了此文字